万载| 湄潭| 即墨| 马祖| 怀来| 翼城| 鹤山| 洛南| 北戴河| 绥中| 滨海| 若尔盖| 景德镇| 德庆| 遂昌| 平定| 扶风| 商河| 曲松| 枣阳| 崇明| 泰兴| 闵行| 莎车| 淮阳| 铅山| 宾阳| 保山| 天水| 屏山| 胶州| 白沙| 南平| 堆龙德庆| 定安| 庆云| 惠来| 嘉义县| 丰县| 鲁甸| 博白| 衢江| 余庆| 江宁| 丁青| 邵武| 隆回| 马鞍山| 瓮安| 临淄| 肇庆| 凤阳| 梁河| 堆龙德庆| 栾川| 陇川| 华山| 田林| 木兰| 玉林| 中牟| 龙凤| 瓮安| 鲅鱼圈| 五营| 保靖| 中牟| 察哈尔右翼中旗| 四会| 曲松| 雷波| 安泽| 喀喇沁旗| 乐山| 十堰| 若尔盖| 鄂托克旗| 梅里斯| 中阳| 汶川| 上思| 滑县| 长海| 顺平| 苍南| 开阳| 宣化县| 旬阳| 大荔| 贵池| 开阳| 金秀| 西峡| 铁山| 澜沧| 嘉黎| 无极| 界首| 兴义| 巨野| 山西| 大渡口| 无锡| 洋山港| 青田| 思南| 台南县| 延吉| 缙云| 大余| 高青| 安义| 合肥| 石柱| 万安| 溧阳| 南安| 哈尔滨| 上犹| 攀枝花| 铜梁| 夷陵| 伊宁市| 玉田| 海兴| 三水| 阳春| 阜平| 类乌齐| 始兴| 路桥| 恒山| 涿鹿| 宣化区| 长泰| 南溪| 绩溪| 洋县| 清丰| 伊通| 剑阁| 蠡县| 广安| 辽阳市| 三都| 邵东| 南涧| 丹江口| 宝应| 平山| 沽源| 通州| 乌海| 庄浪| 基隆| 洪江| 广州| 原平| 永城| 平利| 宜宾县| 潼南| 华山| 辽源| 武昌| 元谋| 都昌| 建昌| 崇明| 图木舒克| 山阳| 湖口| 绥中| 丹阳| 朔州| 阿拉善右旗| 龙岩| 宜州| 岑巩| 盈江| 无为| 新晃| 临潼| 红岗| 登封| 南川| 淄博| 盐城| 罗定| 漳平| 镇赉| 大方| 江孜| 茄子河| 巴青| 图们| 平远| 喀喇沁左翼| 澜沧| 夷陵| 内蒙古| 广元| 江都| 金湖| 奈曼旗| 宝丰| 岑溪| 禹城| 天池| 南宁| 杜集| 兴和| 衡山| 西宁| 和龙| 临夏县| 晴隆| 容城| 襄垣| 延吉| 万盛| 建宁| 达日| 永兴| 荣成| 奎屯| 北京| 花垣| 连山| 乐东| 临潼| 嵩明| 新兴| 山东| 木垒| 肥城| 天镇| 范县| 三河| 阜新市| 元江| 固始| 栾城| 科尔沁左翼中旗| 东阿| 赤城| 固安| 虞城| 龙海| 徐水| 平度| 阳城| 龙口| 无棣| 郓城| 原阳| 湛江| 沈丘| 莱阳| 东莞| 东丽| 桐城| 临猗| 新龙| 乐天堂开户

太 原 道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tydao-com.stea888.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三晋梨园往事系列

 

 

 

 

 

   唱戏,曾经被说成是下九流,谁都瞧不起。然而,一朝成名天下知,成了角儿的演员也会成为富贵之家的座上客,享受到比别人多得多的掌声,见惯世情冷暖、世态炎凉、世相百态。过去戏台上常有一副对联,“戏场小世界,人生大舞台”,正是这行当的写照。特请一些三晋名伶铺陈些梨园往事,请读者品味。

  程玉英,打出来的晋剧女戏王

  马玉楼拜师丁果仙,须生行里成名角

  花艳君,伶仃孤女梨园见天地

  四代鼓王为戏王配戏

  乔玉仙,跟着姐姐跑龙套跑出50年粉墨人生

  侯玉兰,开办山西首家私营剧团

  老票友与戏园子的故事

  武忠,改变晋剧须生行当阴盛阳衰

  王秀兰,主演首部蒲剧电影《窦娥冤》

  关公故里,蒲剧中的关公戏

  蒲剧兴衰的那些事儿

  蒲剧巨擘墨遗萍

  揭开丁果仙身世之谜

  一部戏半生缘:丁桂兰和《彩楼记》

  须生泰斗阎逢春

  王万梅,从“小程玉英”到梅花奖

  美丑雅俗,说说艺名故事

 

程玉英,打出来的晋剧女戏王

 

 

 

 

 

  晋剧泰斗程玉英已是耄耋之年,戏唱不动了,功夫却没落下,每天早上还坚持练唱、踢腿,甚至下半腰,练够一个半小时才休息。

    光影慢慢走过,照在程玉英的脸上,纵然沟壑纵横,却光彩依然。“旧社会我是在地狱里活着哩。过去咱看人家一眼,人家就骂,臭唱戏的,你还有权利看人呢?被骂了也不敢还口。去村里唱戏,一个村长都敢欺负你,拿二指宽的一张纸条,写上:程玉英,几点到某某饭店,请你吃饭。这哪是请吃饭啊,那是要侮辱你。旧社会的演员太苦了!”程玉英慢慢说,“新社会,党养活着咱,人民对咱也尊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光荣的共产党员、人民的演员,我什么都得到了,现在五世同堂,是在糖罐罐里活着哩!”

    程玉英,用一辈子的苦泪、抗争,换来四个字:梨园尊严。

    其实,老人的住处实在有些简陋。采暖季要自己烧锅炉,一冬天烧7吨煤,还是冷,每年都冻得她生病住院。退休工资6000多元,还得供一大家子嚼谷,可她特别豁达,一直说自己是在天堂活着呢,幸福着呢。

  1怕被卖作童养媳拜了师父学唱戏

    程家是河南洛阳人,不知哪一辈来到平遥。

    爷爷程遵濂,晋商巨贾,最发达的时候,平遥有一条街都姓程。程遵濂有了钱之后,像许多那个时代的商人一样,兴教助学,曾经在路上给上京赶考的贫寒举子赠送盘缠,每人五两。由此被朝廷诰授学政衔,赐匾“士林戴德”。

    可到了玉英爹程福荣手里,家败了。那年月晋商管束家中子弟,有一个方法是给大烟抽,抽得人整天没精打采。他们认为,这样吃喝嫖赌乃至作奸犯科的事就干不了了。至于人也废了,那不要紧,家里金山银山够花几辈子的。

    然而,晋商没落了,家也败了,像程福荣这样的废人,就别指望着有好日子了。

    福荣头一个老婆得病死了,娶了福嫂续弦。前一房留下一个女儿,小名牛儿。牛儿比玉英大7岁,姐妹俩感情很好。打从出生起,玉英就住在场院的门房里,没见过程家的风光。4岁那年,因为债主逼债,加上烟瘾的折磨,爹竟然把姐姐骗出去卖了。从那以后,福嫂就害了怕,到处揽活干,给人家缝补浆洗,每天把玉英看得紧紧的,深恐孩子再被自己男人卖了换钱。福荣倒是好了一阵子,每天在衙门里切菜、倒泔水,夫妻两人勉强度日。

    6年后,牛儿因难产死了。福嫂哭得撕心裂肺,伤心过后,她紧紧抱住玉英说,“肉女子啊,妈妈想让你跟上说书红唱戏去哩。”

    玉英小时候脸蛋圆圆的,长得比较胖,就得了个“肉女子”的小名。虽然年纪小,但她也常听人骂,“戏子婊子猴,王八吹鼓手”,唱戏的不好啊!“妈,唱戏我倒是爱,可就怕人看不起。”

    福嫂说:“不怕,你能走了就好,省得让你爹卖了当童养媳,就死在山上了!”

    第二天,福荣就领上玉英去见说书红。

    说书红姓高,高文瀚。因唱腔气域宽广,听得清,送得远,唱中有白,白中带唱,所以得了说书红这个艺名。表演上,他男、女、丑、俊各门架子功夫,无一不精,是晋剧最有名的角儿。

    说书红仔细看了玉英的眉眼长相,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让她伸伸胳膊、踢踢腿,见四肢没啥毛病,就让她唱两声。

    玉英想了想,唱了《武家坡》里的一段,惊得说书红瞪大了眼睛,“呀,这小鬼嗓子好哩么!行了,写个约,留下吧!”

    程玉英,10岁拜高文瀚为师,七年挣的钱都归高文瀚。“七年里,死、走、逃亡概不负责”。

    离家的前一夜,福嫂把家里唯一的大被子拆了,又拆了一条褥子,给玉英拾掇出一副铺盖。卷起来就是她的全部家当,外面连块包的布也没有。

    走之前,玉英并没有觉得多么伤心。师父有一辆盖着篷布的车,车子是用马拉的,那匹马枣红色,前额有一撮玉白色的毛,叫玉石马,特别漂亮。打从坐上车,玉英的眼睛一刻也不离马儿,连一路追着马车走的爹妈都忘了。

    马车行至城隍庙街的时候,突然被人拦下。这人是玉英的四大爷,乡绅。四大爷站在高高的台阶上,质问福荣:“做甚去呀,叫我玉英子当戏子婊子去呀?程门里丢不起那个人!不能去!”

    福荣躲在后面不敢吭气,福嫂说:“大闺女牛儿被你兄弟卖了,死在了山上,这事情你知道吧?我肉女子现在去学戏,是去逃命哩!谁都知道唱戏的不好,可我们再没别的活路了啊!你要能不用孩子去唱戏,我就给你磕一百个响头!不问你要多的,只要把梁赵那四十亩祖坟地,给上我十亩就行了!”

    四大爷没再说话,转身回去了。

    “驾!”师父狠狠地甩了一下鞭子,轿车又骨碌碌地走开了。福嫂一下子扑到轿车口上,“肉女子,好好听师父的话,不要想妈妈!”

    “妈———”玉英咧开嘴刚想哭,又怕惹师父生气,硬生生把眼泪咽回了肚里。

  2三年里没一天不挨打,从戏台上能踢到台下去

    阴历十月十五,天气微凉,戏园子垛箱歇班。这时候歇下,到第二年正月再出来组班。

    师父带着玉英和大徒弟刘桂英离开锦梨园,回到太谷小白村,正经八百地开始教玉英学戏。

    学戏不叫学戏,叫打戏———戏都是打出来的。

    早上四五点,师父来叫玉英起床,喊嗓子、练功。叫一声不起,就把破被子扯开,竹板子浑身乱打。数九寒天,师父让她面对墙站着,一遍遍念道白、不停地唱。如果唱的时间短,或者歇一歇唱一唱,哈气很快就消散了,根本冻不成冰。若是师父来检查时没有冰,玉英就会挨打。手边随便有个家伙什,竹板、马鞭,不管是啥,抄起来就往她身上招呼。

    三年里,没一天不挨打。因为老挨打,师父一喊“玉英子,唱戏来!”玉英吓得只觉脑袋像被浇了一盆凉水,记得滚瓜烂熟的词儿也忘光了。师父气得拽着她的两只手,左右各打五十板,屁股上再打五十。打完也不让睡,去地上跪着思过。师母看不下去,半夜偷偷叫她上炕睡,师父醒了,一脚又把她踹地上。

    后来须生改唱青衣后,玉英的词儿变了,挨的打就更多了。单说《汾河湾》《武家坡》两个戏,薛平贵和薛仁贵,一字之差,就把玉英难死了,总是混淆。那时上台唱戏,玉英和师父配戏,一个青衣,一个须生。一听玉英唱错,师父也不管正在唱戏,抬脚就把玉英踹到戏台下。观众们叫嚷:“哎呀说书红,你可把徒弟打杀死了!”大家七手八脚把玉英扶到台上,继续唱。就算演得好,也要打,只是打得轻,怕她自满骄傲。

    结结实实被打了五年,玉英再也不敢忘戏词。可半夜里她还是会哭醒,想着爹妈要是在身边,怎么会被师父这样毒打?

    这年3月,锦梨园到平遥永成村演戏,福荣福嫂跑来看玉英。师父不高兴,怕玉英见着爹妈把心野了,拉着脸说,“看看行,别多说话。”

    福嫂拉着玉英去厕所说体己话。玉英眼泪扑簌簌往下掉,“妈妈,我不学了,吃不下这苦啊!每天挨打,每天挨打!我也是人!能叫爹卖到山上,也不学这唱戏了!”

    福嫂说:“孩儿啊,还是活着好!妈妈还指望你成了角儿,养活妈哩!”

    谁知师父在外面“监听”,喊道:“出来!”

    玉英哭着走出来,他训斥道:“怎么,给你一碗饭吃你还受屈哩?看见你是块材料,才给你演戏。给个金子你能花完,演戏你能花完?”说着揪住玉英就打。福嫂在旁边看着,都快心疼死了。打完后,师父狠狠瞪着福嫂说:“以后别再来了,净扰乱她的思想!你们不要心疼,我这是为她哩,打她是给她饭吃哩。打戏打戏,打才能有戏演哩!”

    哭过之后细想想师父的话,还是有几分道理,玉英从此收了心。

  3宁可跑得掉了鞋(hái)不能误了程玉英的嗨嗨嗨

    一年冬天,京剧四小名旦“小梅兰芳”李世芳来帖请高文瀚赴京。

    说起来改唱青衣,还有个救场的故事。

    高文瀚有个出了师的徒弟,叫黄玉喜,带着戏班在北平演出。一天,戏报出了折子戏《二进宫》,8点开戏。票都卖出去了,从外面请的两位坤角突然提出,没十块现大洋不上台!玉喜拿不出钱,走投无路,跪到师父面前:“不管好赖,让我玉英妹子去唱李艳妃吧!”师父说,玉英是须生,没学过青衣。旁人帮腔道,有那学戏的聪明人听一听就会了。师父沉默了一会儿,跟玉英说不能见死不救。

    其实,玉英心里挺高兴,她爱青衣,想戴花,见不得须生,不愿戴长胡子,所以,平常对青衣的唱词很上心,比须生的词记得还准。可是,台下的观众都坐好了,现在才来排戏,赶得及吗?

    初生牛犊不怕虎,玉英一上台,忘了紧张,出场刚喊了一嗓子,清脆浑厚的嗓音就得了满堂彩。那场戏,观众喊了八次大喝彩!师父发现了玉英的青衣潜质,按捺住内心的喜悦对她说:“行了,以后你就改唱青衣吧!”

    14岁的程玉英,唱红了北平城。

    那时节,晋剧旦角唱戏,尾音是“那咿呀嗨”,又土又空洞。寿阳有个叫“洋冰糖”的青衣,唱“那咿呀嗨”时,“嗨”的拖腔比较长,很好听。玉英得了启发,琢磨着怎么能改改。她的嗓子浑厚,有丹田音的功夫,若能在空荡处加些“嗨嗨嗨”,岂不更婉转动听了?

    有一次演《断桥》,她用一个又一个的“嗨嗨嗨”,把白素贞对许仙的又爱又怨表现得淋漓尽致。观众忍不住喝彩:“这是谁啊,唱得太动情啦!”“是程玉英!说书红的徒弟、果子红的妹子程玉英!”“嗨嗨腔”一炮走红。有人怕误了听程玉英的“嗨嗨嗨”,只顾跑路,把鞋都丢了。这一年,程玉英16岁。

    后来,她和丁果仙一道被称为“晋剧女戏王”,而“嗨嗨腔”在晋剧中正式定型和程式化,成为独树一帜的程派声腔体系特征。戏评家翁偶虹说:“程玉英的唱腔,大可与程砚秋的程腔并列媲美。”  

    程玉英成了山西的“女戏王”,可乱世里的戏王,除了手头阔绰了一些之外,担惊受怕可比普通人要多得多。

    玉英还会遇到什么事呢?她的人生,还会发生怎样的转折?

  宁死不给鬼子唱戏保贞洁嫁了翻译官

    1937年“卢沟桥事变”,日本发动侵华战争。

    兵荒马乱谁还听戏?戏班散了,玉英跟着爹妈去山上躲难。

    过了一阵子,师父又重出江湖,到了太原的中华大戏园。他接连两次打发人来找玉英,让她出来演戏。师父的面子搁那儿,玉英不能不去。

    头一晚唱的是《武家坡》,女中豪杰王宝钏贫贱不能移,唱出了人们发愤图强、驱逐日寇的心声。戏完之后,很多人还围在戏院门口不走,都想看一眼程玉英。

    谁知,因为反响强烈,灾难又临头了。日本人的狗腿子田翻译来找程玉英,说皇军让她去宣抚班打牌。所谓的宣抚班,受各地日本警备队领导,是日本军队向沦陷区人民进行反动宣传和奴化教育的一个机构。打牌?和日本人打牌,能有什么好事?

    师父跟玉英商量,想让她去应付应付。玉英哭了,质问师父道:“你真不知道打牌是做啥?与其叫野兽们糟践,倒不如被杀了砍了,死了也干干净净!”

    师父也不想把爱徒往火坑里推,可如果不识时务,谁知道日本人会出什么狠招害人?果然,不见玉英赴会,日本人当晚就包围了戏院,稀里哗啦一阵打砸抢,好好的戏台被他们折腾得七零八落。

    玉英吓得不敢回来,在外面东躲西藏了一个月。好不容易等风声过了,又来了个翻译官,赵雪岩。

    此人就是后来玉英的丈夫。他和那些汉奸不同,且不说他是程玉英的戏迷,不会对玉英不利,最关键是,他人好心善,还算有点良知,也没做过什么坏事。

    有了赵雪岩的庇护,戏院又开始营业了。

    但平顺的日子过了没多久,一个日本大官看了程玉英的戏,想娶她做老婆,连聘礼都送来了!师父吓坏了,情急之下给日本人解释说:“不行不行,玉英已经是赵翻译的人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玉英对赵雪岩颇有好感,知道他可以托付终身。可是,她心里早就住了一个人,郑鑫。郑鑫是个进步知识青年,也是她的戏迷,曾为她向师父求情,让他别再随意打骂玉英,也曾替她给爹妈写信、寄钱。玉英情窦初开,钟情郑鑫已久,但自从日军入侵,两人就失去了联络。

    如今大难临头,心上人是等不到了。赵雪岩家里有妻小,可这乱世之中,能保住性命,护住贞洁,还有什么好苛求的呢?谁叫你唱了戏来?凡唱了戏的女人,有几分姿色的,有几个不受人糟践,不给人做小妾的呢?玉英心里流着泪,匆匆忙忙嫁给了赵雪岩。

    日本军官听说程玉英是有夫之妇,就摇摇头不要了。一场风波就此平息。然而程玉英的一生,也就此改变。

  新中国把“鬼”变成人,俩剧团抢一个程玉英

    1948年,北平东四牌楼。

    一个卖烟、洋火、蔬菜的杂货摊。

    守摊的女人28岁,穿着普通的家常衣服,和平常人没什么两样。

    没人知道,这个女人,就是让人迷恋尖叫的晋剧名旦程玉英。

    从山西到北平,辗转去了东北,又回到北平,告别了舞台的程玉英,因外室的身份受尽白眼,因宫外孕大难不死……七八年来的艰辛坎坷,把她磨练得小心谨慎。偶尔,同样躲在北平的刘俊英、牛桂英姐妹们来访,大家回忆起梨园往事,唏嘘感慨一番。

    不知从哪一天开始,大街小巷突然出现了一群当兵的。外面人都在说,咱们的队伍回来了。

    一开始,玉英挺害怕,虽然照样出摊,但两三天才洗一回脸,不敢打扮,有时还故意把自己的脸涂黑,生怕再惹上什么祸事。但慢慢地,她发现,这些后生和以前那些当兵的不一样,他们来往街上,待人随和客气,不笑不说话,有事先敬礼。他们来买菜,她称呼“老总”,人家说,不要叫老总,咱们是同胞!一样的菜,她比别人多卖1分钱,当兵的也不恼,她说,我的菜洗得干净,所以贵。当兵的笑呵呵地说,贵得有理。

    玉英不再怕了,共产党的兵不欺负穷人,是穷人的党,是个好党。

    见世道太平了,玉英对爹妈的思念又占据了整个身心。1949年五月端午,她下定决心,回了山西。可惜妈没等到最爱的女儿,一年前就死了。爹呢,又穷又脏,身上长满了虱子。父女俩抱头痛哭了一番。活人难,可人命顽强。八九年前,玉英匆忙逃走时,塞给爹妈两只二两的金镯子,他们这几年,就靠这坚持了下来。

    大名角程玉英回来了,众乡亲们纷纷来探望,几个爱闹票的票友们进门就唱起了山西梆子。曲牌一起,像是把一切烦恼都忘记了,你唱红,他唱黑,唱了几天就把旧社会活得像鬼的悲凉气氛给冲淡了。大家伙都说,只要程玉英回来,平遥城就红火热闹了。

    果然,玉英一声“嗨嗨嗨”,整个平遥城都震了,区长都挤进了人群去听戏。第二天,县长就派人去看望玉英,让她当团长,把快要散伙的平遥晋剧团带起来。这可难坏了玉英,回平遥之前,她先到的太原,已经答应了那边的姐妹们,看完父母就去太原,跟她们一起搭班子组剧团,怎么能变卦呢?可是家乡这么需要自己,也不能说走就走啊!

    左右为难之际,太原那边的姐妹们听说平遥已经任命程玉英为团长,几次派人叫她回太原,可平遥就是不放人。昔日说书红高文瀚培养了几个女徒弟,以刘桂英为首,名字里都有一个英字,人称“高门九英”。太原这边说,如果玉英来了,九英齐了五人,剧团名就叫“五英剧团”,团长就定玉英!

    玉英心里一动。师父去世几年了,如果姐妹几个能搭班子组剧团,对他老人家在天之灵是莫大的安慰。再说,县城和省城确实不能比。日本鬼子逼得她离开舞台十来年,已经耽搁了不少时间,如今再不往出蹦跶,恐怕就要像蜗牛似的,永远窝在小壳里了!

    拿定主意后,程玉英决定最后回平遥陪爹过个年,除夕就赶回太原,大年初一晚上还有她的戏呢!

    谁知大年三十,爹把玉英拦住了,说好歹要陪他过了年。玉英只好住了一晚。正月初一,天没大亮,玉英刚准备走,家门口已有人站上了岗。紧接着,不是书记、县长叫谈话,就是部长、局长轮番来家里拜年。后来玉英才知道,就算她出了家门,恐怕也走不了多远。从她家到火车站的所有交通要道、各个路口,都有剧团的人放哨、把守。别说她一个大活人了,就是一只小鸟,也飞不出城去!

    就这么着,程玉英留在了平遥群众剧团。后来,又到了榆次专署晋剧团。

  伤兵携带细菌传染病毒慰问时扯口罩唱了几个戏

  19534月,志愿军回国。太谷康复医院。

    从大卡车上下来时,程玉英还在想,此行的任务,是慰问从抗美援朝前线负伤归来的志愿军,该给他们唱什么选段好呢?

    进去之前,慰问团专员告诉大家,医院里住的志愿军,肢体残缺,伤势严重,还有细菌传染病毒,所以,所有慰问人员进病房前必须戴好口罩手套,严格保持距离!

    这家医院有一个特殊病房,里面只有一个病人。隔着门窗,玉英朝里头看了一眼,那个病人脸肿得很厉害,像发面馒头一样,脸蛋却特别红。专员悄悄告诉她,这是受了细菌感染的重伤病号,没几天好活了。

    玉英点点头,心里挺难受。

    进去后,专员介绍说:“这是榆次专署晋剧团团长程玉英。”

    病人立即精神了不少:“程玉英?她是山西人。她的嗨嗨腔唱得可好呢。能不能给唱两声?”

    专员刚要拒绝,玉英已经脱口而出:“能!”

    说着一把把口罩揪了,清清嗓子就来了一段。伤员听了不过瘾还想听,程玉英又唱了一段。戏唱完了,那位战士在床头摸索了半天,掏出国家奖励的志愿军荣誉勋章,颤巍巍递在空中:“程玉英,给你吧!我活不了几天啦。”

    玉英的喉头被什么堵住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出了病房,专员说:“老程,传染病没治,你把口罩摘了,就不怕给染上?”

    玉英说:“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没有新中国就没有程玉英!没有他们给咱打江山,咱能过上幸福生活?我今天就是给传染得病死了,心里也觉得坦然!”

    临走时,玉英他们刚上车,就见病号们拄着拐杖、棍子纷纷出来相送,好多人哭着不让走。玉英又从车上跳下来,挨个跟战士们握手、拥抱。

    回去的路上,专员又问玉英:“那些人跟你非亲非故,也不是你的兄弟姐妹,你跟他们哪来那么深厚的感情?”

    玉英说:“我们都是受苦人,命运是一样的。”

    听了这话,专员也动了情,点了点头说:“这就叫阶级感情,你能和他们打成一片,不计名利全心全意为他们服务,可以入党了。”

    其实,玉英早就申请了入党,但是,共产党员一夫一妻,自己却是别人的小妾。虽说她和赵雪岩已经分别几年,夫妻关系早已名存实亡,但若要入党,必须理清这层关系。

    玉英决定离婚。

    赵雪岩在北京过得很苦,和大老婆守着那个小摊,穷得只有一条没破的裤子,谁出门谁穿。玉英看得泪都快下来了,把离婚的事谈清楚后,临走前,玉英把身上仅有的七八张布票全掏了出来,还给他们留下500元钱。

    此后,程玉英一个人带着儿子生活,再也没嫁人。文革期间,因为她人品好、人缘好,虽然也被批斗,但没受太大的苦。文革结束后,精力又放在培育新人,桃李满三晋,就现在,活跃在舞台上的众多名旦,许多就出自程门。2011年,还获得“人民艺术家”称号。

    现在程玉英已经94岁高龄。虽说过了一定年龄,所谓人生,就是一个不断丧失的过程。但是,那些历尽劫数、尝遍百味的人,会更加生动而干净。正如程玉英,粉墨生涯八十年,啼笑荣辱皆尝遍,但就算你离她再近,也闻不到一丝老人味,坐硬板凳一上午,腰板依旧挺直,没有一丝松松垮垮。让人不由得疑惑,这位老艺术家,真有什么青春常驻的秘方吗?

    她说,艺术生命长青。(完)

 
 

程玉英31岁时

 

 

程玉英92岁时

 

 

程玉英晋剧剧照

本文来源:山西晚报;本文作者:王晓娟

太原道制作 http://www-tydao-com.stea888.com ( 2018-11-17 )

太 原 道 >> 山西纪实 >>

版权声明:本站是一家以弘扬三晋文化为目的的非赢利性个人公益网站,在转载选用部分文章时,因为种种原因无法联系上作者,本站尊重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请著作权人及时联系本站以沟通解决涉及的版权和相关事宜。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纪实

工作QQ:3786689   国际域名:http://www-tydao-com.stea888.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太 原 道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

脑包沟村 溪州乡 华德现代农业基地 蚬南 东厂
石壁仔凹 矮寨镇 金埂 天华路口 北丁庄村委会
来凤街 五角场北路 大马庄南站 孟家官庄 延庆水利局
共康路 桥头乡 章溪路 邱厝村 百子湾家园西站
澳门大发888网上网址 澳门百老汇网站平台 北京赛车微信群 电玩城捕鱼游戏下载 捕鱼达人游戏下载
轮盘游戏 澳门百老汇娱乐平台 澳门百老汇网站平台 真人网址 澳门梭哈游戏赌场